武汉继续小区封控管理?官方: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


在美国疫情严重地区,已经有医护人员感染甚至死亡,但因为病人大量涌入、防护装备不足,医护人员依然未能得到必要的保护。

然而,在非常时期,各州和联邦政府可以启动紧急权力,以扩大其迅速采取行动保护公民生命和健康的能力。截至2020年3月27日,所有50个州、数十个地方和联邦政府都宣布了COVID-19紧急状态。由此产生的行政权力是广泛的,它们的范围从停止商业活动到限制行动自由,到限制公民权利和自由,以及征用财产。

《纽约时报》绘制的全世界大都市确诊病例(左)和死亡病例(右)增长趋势图

由此产生的联邦政府的反应意味着:通过迅速、统一的国家行动遏制COVID-19的宝贵时机已经丧失,这种情况和意大利类似。

3月13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。据英国广播公司(BBC)报道,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后,尽管各州陆续宣布关闭了学校、餐厅等公共场所,但仍有人群在酒吧、餐厅等场所聚集。

纽约州护士协会成员、儿科急诊室护士肖恩·佩蒂(Sean Petty)表示,医疗用品短缺迫使他所在的医院只能给症状严重、有资格接受新冠病毒检查的患者提供口罩。

3月27日,美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中国和意大利,成为全球疫情新“震中”。美国疫情未来将如何发展?“拐点”何时到来?

作者们提到,长期以来,人们对这一紧急法律框架的主要担忧是,它给予官员们太多的自由裁量权,而对糟糕的决策却很少进行审查。通常,人们担心的是,官员们为响应公众要求会采取不适当的强制措施。例如,在2014年埃博拉病毒暴发期间,新泽西州州长下令一名从塞拉利昂返回的护士接受隔离,尽管她的病例并不符合美国疾控中心(CDC)的指导方针。

据新华社报道,白宫3月31日预估,即便继续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,仍可能有10万至24万民众死于新冠肺炎。纽约市和新泽西州部分地区的停尸房已满,一些医院只能找冷藏车保存病患遗体。

美联邦政府首席传染病专家福奇也在3月12日表示,美国的疾病检测系统在新冠肺炎爆发期间“完全失败了”。而一直致力于更正总统特朗普的错误言论,要求美国实行严格抗疫措施的福奇也在3月23日一度缺席新闻发布会,有媒体指出特朗普因不愿遵循福奇的建议而与之不和。